古典小说->阅微草堂笔记

阅微草堂笔记

原序
  
  文以载道,儒者无不能言之。夫道岂深隐莫测秘密不传,如佛家之心印,道家之口诀哉!万事当然之理,是即道矣。故道在天地,如汞泻地,颗颗皆圆,如月映水,处处皆见。大至于治国平天下,小至于一事一物一动一言,无乎不在焉。文,其道之一端也。文之大者为六经,固道所寄矣;降而为列朝之史,降而为诸子之书,降而为百氏之集,是又文中之一端,其言足以明道;再降而稗官小说,似无与于道矣。然汉书艺文志列为一家,历代书目亦皆著录,岂非以荒诞悖妄者?虽不足数,其近于正者,于人心世道亦未尝无所裨欤!河间先生以学问文章负天下重望,而天性孤直,不喜以心性空谈标榜门户,亦不喜才人放诞诗社酒社,夸名士风流。是以退食之余,惟耽怀典籍,老而懒于考索,乃采掇异闻,时作笔记,以寄所欲言。滦阳消夏录等五书俶诡奇谲无所不载,洸洋恣肆无所不言,而大旨要归于醇正,欲使人知所劝惩,故诲淫导欲之书,以佳人才子相矜者,虽纸贵一时,终渐归湮没,而先生之书,则梨枣屡镌,久而不厌。是则华实不同之明验矣。顾翻刻者众,讹误实繁,且有妄为标目如明人之刻冷斋夜话者,读者病焉。时彦夙从先生游,尝刻先生姑妄听之,附跋书尾,先生颇以为知言,迩来诸板益漫漶,乃请于先生,合五书为一编,而仍各存其原第,篝灯手校不敢惮劳,又请先生检视一过,然后摹印。虽先生之著作不必藉此刻以传,然鱼鲁之舛差稀于先生教世之本志,或亦不无小补云尔。
  嘉庆庚申八月门人北平盛时彦谨序。


郑序
  河间纪文达公。久在馆阁.鸿文巨制.称一代手笔。或言公喜诙谐,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今观公所署笔记.词意忠厚、体例谨严。而大旨悉归劝惩.殆所渭是非不谬于圣人者与!虽小说,犹正史也。公自云.“不颠是非如(碧云霞)。”.不挟恩怨如(周秦行纪),不描摹才子佳人如《会真记》.不绘画横陈如(秘辛),冀不见摈于君子。”盖犹公之谦词耳。公之孙树馥、来宦岭南。从索是书者众.因重浸板,树馥醇谨有学识.能其官、不堕其家风云。
  道光十五年乙末春日.龙溪郑开僖识。

纪昀 诗二首
  
  千生心力坐销磨.纸上烟云过眼多。
  拟筑书仓今老矣.只应说鬼以东坡。
  
  前因后果验无差,琐记搜罗鬼一车。
  传语洛闰门弟子.稗官原不入儒家。
  
  观弈道人自题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乾隆巳酉夏,以编排秘籍,于役

首页 上页 下页 页数:1/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