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小说->熊龙峰四种小说

熊龙峰四种小说

张生彩鸾灯传
  入话
  致和上国逢佳妹,思厚燕山遇故人。
  五夜华灯应自好,绮罗丛里竟怀春。
  话说东京卞梁,宋天子徽宗放灯买市,十分富盛。
  且说在京一个贵官公子,姓张名生,年方十八,生得十分聪俊,未娶妻室。因元宵到乾明寺着灯,忽于殿上拾得一红绡帕子。帕角系一个香囊,细看帕上,有诗一首云,
  囊里真香谁见窃,鲛绡滴血染成红。
  殷勤遗下轻绡意,奴与才郎置袖中。
  生吟讽数次,诗尾后,有细字一行云,“有情者拾得此帕,不可相忘,请待来年正月十五夜于相篮后门一会,车前有鸳鹫灯是也。”
  生叹赏久之,乃和其诗曰,
  浓麝因同琼体纤,轻绡料比杏花红。
  虽然未近来春约,已胜襄王魂梦中。
  自此之后,生以时挨日,以日挨月,以月挨年,倏忽间乌飞电走,又换新正。将近元宵,思赴去年之约。乃于十四日晚,候于相篮后门,果见车一辆,灯挂只鸳鸯,呵卫甚众。生惊喜无措,无因问答。乃诵诗一律,或先或后,近车吟咏,云,
  何人遗下一红绡。暗遣吟怀意气饶。
  勒马住时金登脱,桠身亲用宝灯挑。
  轻轻滴滴深深韵,慢慢寻寻紧紧瞧。
  料想佳人初失去,几回纤手摸裙腰。
  车中女子,闻生吟讽,默念昔日遗香囊之事谐矣。遂启帘窥生,见生容貌皎洁,仪度闲雅,愈觉动情。遂令侍女金花者,通达情款,生亦会意。须臾,香车远去,已失所在。
  次夜,生复伺于旧处。俄有青盖旧车,迤里而来,更无人从,车前挂只鸳鸯灯。生睹车中非昨夜相遇之女,乃一尼耳。车夫连称,“送师归院去。”
  生迟疑间,见尼转手而招生,生潜随之,至乾明寺。老尼迎门,谓曰,“何归迟也。”
  尼入院,生随入小轩,轩中已张灯列宴。尼乃去包丝,则绿发堆云,脱僧衣而红裳映月。生女联坐,老尼侍傍,酒行之后,女曰,“愿见去年相约之媒。”
  生取付女视之,女方笑曰,“京辇人物极多,惟君得之,岂非天赐尔我姻缘耶。”
  生曰,“当时获之,亦曾奉和,”因举其诗。
  女喜曰,“真我夫也。”于是推生就枕,极尽欢娱。
  顷而鸡鸣四起,女谓生曰,“妾处深闺,祝天求合,得成夫妇。昨日浓欢,今朝离别,从此之后,无复再会。不若以死向君,无忘此情,妾亦感恩地下矣。”
  生曰,“我非木右,岂肯独生。”
  女曰,“君有此情,我之愿也。”遂解衣带共结,与生同悬于梁间。
  尼急止之曰,“岂可轻生如是乎。你等要成夫妇,但恨无心耳。”

首页 上页 下页 页数: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