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时间:2020-05-03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前夕,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指示国家安全委主席巴卡京,将美国大使罗伯特.S.施特劳斯请到安全委员会,把安装在美国大使馆的窃听器分布图并附带技术说明书一并交给施特劳大使。特劳斯大使接过资料,说了两句让后来的俄罗斯人万分伤心的话,至今仍让普京记忆深刻、难以释怀。

一、主动交枪,却未换回拥抱

普京当时虽然没有在现场,但是他牢牢地记住了这两句话。

第一句:“我方非常赞赏你们的做法。”

第二句:“我方不会这样做。”

就这两句话,意思是,我方不会把中央情报局安装在你们驻华盛顿使馆的窃听器并附带技术说明书交给你们作为回报。先生们,你们干得非常好,对不起,我方没有回报,我们还得听你们要干什么,还得继续听,对你们的侦察不会停止,你们并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这话让俄罗斯人伤透了心。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毫无疑问,一门心思拥抱西方,全身心上去,给西方熊抱。直到1999年科索沃战争发生,叶利钦气得要命,心想,我都做到这一步了,你还与我为敌。

戈尔巴乔夫也非常生气。戈尔巴乔夫曾与西方签署过协议:北约东部以德国东部为界,绝不过德国。他们亲自签署了协议,现在他们到哪里来了?

波罗的海三国、罗马尼亚、波兰,然后乌克兰、格鲁吉亚,都到了俄罗斯脖子上了,你怎么如此不守信用?对不起,这是我的政策,无关道德。

最后叶利钦将怒火瞄准西方,将俄罗斯所有武器瞄准西方。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二、窃听八年,曾经何其辉煌

事实上,苏联对美情报工作,曾经非常成功,历史非常辉煌。

1943年,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向克格勃领导人贝利亚下达了死命令,要对美国大使阿维列拉·卡里曼的办公室进行窃听,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

克格勃迅速行动起来,制定了一个名叫“自白”的窃听计划,并在1943年12月就制作出世界上第一个不需要电就能工作的超级窃听器出来,起名叫“这玩意”(THE thing)。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工作原理

“这玩意”结构简单,体积微小,没有电池,也无需外接电流,不仅如此,“这玩意”的工作能力也不错,300米以内大耗电量振荡器所发出的微波脉冲都能捕捉到,更奇特的是它的工作寿命可以无限延长。

由于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一切窃听器都需要电源”,所以反窃听设备对于这种不用外接电流的窃听器完全无法捕捉到任何信号。

克格勃曾想尽一切办法把窃听器装进美国大使的房间里,例如伪装成美国大使馆附近的居民,周末在阳台上抖落和晾晒地毯及被褥,试图以非常自然的姿势把窃听器撒到美使馆大院内。还有故意引发火灾,伪装成消防员去美国大使馆“救火”,顺便将窃听器安装在大使办公室。但这些计划全部失败。

偷偷装不进去,何不正大光明送进去呢?不知哪位突然搞了个逆向思维,一个脑洞大开的计划诞生了。

1945年2月初,苏联特工以苏联少先队员的名义向罗斯福总统及丘吉尔首相发出“全苏少先队健身营”开营典礼的邀请,由四名苏联少先队员将一枚精美绝伦的木制美国国徽献给卡里曼大使。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卡里曼欣然接受了这一“特殊”的礼品,并将它带回大使馆,在经过特殊检查,发现没有任何电源后,将之悬挂在自己办公室的醒目位置。

随着这枚内藏苏联克格勃“这玩意”窃听器的美国国徽被悬挂在卡里曼办公室,代号为“自白”的克格勃窃听美国大使的行动开始启动。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自1945年2月起,这一行动共持续了八年。4任美国大使在8年间来了又走,国徽以其无与伦比的艺术美感赢得了4位美国大使的钟爱。直到1953年,美国人才发现了这一隐藏极深的窃听器,美国CIA吞下了这枚苦果,一直视为耻辱而没有公开。

直到1960年,一架美国U2高空间谍侦察机被苏联击落,愤怒的美国人在联合国公开展示这一窃听设备才得以大白于天下。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三、全盘西化,不过是场笑话

苏联交出窃听器,遭到无情回应一事,这是苏联、俄罗斯早期拥抱西方惨遭失败的一个缩影。

在苏联后期领导人的带领下,苏联在各个方面日趋没落,最终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宣告解体,而解体后的俄罗斯则宣布告别社会主义,全盘西化,向西方社会靠拢。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原本俄罗斯以为通过意识形态的转化,欧美国家会对其敞开怀抱,并对其施以援手,帮助俄罗斯从经济下滑中拯救出来,不过出乎俄罗斯的意料,即使其选择加入资本主义阵营,但欧美国家依然一如既往地敌视俄罗斯,并未对其有所改观。

在经济上,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面临工农业生产规模大幅度下降、巨额外债和恶性通货膨胀等问题,为此叶利钦在欧美的指导下盲目实行了一场以休克疗法为标准的改革,寄希望直接由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过渡到自由市场经济,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

在军事上,俄罗斯自废武功,曾经令西方恐惧万分、视为梦魇的铁甲洪流,数万辆坦克和装甲车,被当做废铁处理。

俄罗斯从此一蹶不振,历经数十年认未彻底走出泥潭,更别提重现昔日红色帝国雄风。

苏联解体前将窃听器分布图交给美国大使,回应伤心普京至今难忘

结语: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更何况,你只不过是人家描绘中的可能成为的朋友,并不曾有哪怕一刻,被人家当做真正的朋友。

在这一点上,美国人一直看得很透、把得很准,但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就有些天真了,被西方忽悠的团团转,真正的做到了被别人卖了,还在笑呵呵地帮人数钱。

一味示好、主动拥抱并不能换来尊重,更不会赢得朋友。没有实力支撑,谁会理你呢?

参考资料:

1.神秘的克格勃第五总局 未被注意的隐秘内幕,(綦彦臣:纪念一九九一:叶利钦为何坚定地抛弃苏共)

2.金一南•《心胜》2,长江文艺出版社

3.金一南•《胜者思维》,北京联合出版社

声明:图片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