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6-06

6月7日股市前瞻

2017-06-06 姚尧 姚尧

今日上证指数上涨10.47点,收盘报3102.13点,成交量为1278亿元,如下图所示:

今天指数低开高走而尾盘拉升,但这尚不足以作为大盘走好的迹象,特别是今天的成交量如此之小,仅有1278亿元。我们再来看下面这张上证指数5分钟线图:

我们看到,今天指数从开盘的那一刻起,成交量较昨天就是大幅萎缩的,只是到最后十分钟成交量超过了昨天。这不能说明有主力资金要制造一波行情,只能说明当股市成交进入极度低迷之际,稍微一点资金就能够把股指拉起来。

成交量低迷到如此程度,从好的方面来说,就是没有人愿意卖了,向下空间极为有限;从坏的方面说,就是没有人愿意买,除非有大资金愿意主动出手打破这种平衡,否则也就只能是小幅度的区间震荡。这里提请大家关注一个点位,即上证指数的3143点。端午期间,管理层推动多项利好,点燃市场热情。对此,姚尧早就在文章预测这应该是会要套人的,事后证明上证指数果然是高开低走,31日上证指数的最高点就是3143点。这是在所谓利好消息刺激下打出的套人的高点,倘若未来上证指数能够重新收复此点位,尤其是在没有利好消息的刺激下收复此点位,则可理解为市场有了新的做多动能。现在股市低迷无聊,大家都盼着庙堂老爷们能够幡然悔悟,给市场释放一些利好消息。不过在姚尧看来,虽然我极力看多中国股市的长线上涨,但我却对所谓利好消息并不怎么以为然。我猜测,更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每一次利好消息出现,大盘都是高开低走或视若无睹,让市场对其彻底死心。可是等到某个大家没有意识的时刻,大盘竟然不知不觉就逐渐走好了,这个上涨靠的不是利好消息,而是筹码更加向主力集中。

最近几天,我们都在讨论投资者情绪和心态的问题。昨天引用的典故是谈斗鸡,今天来谈谈毛驴。

14世纪,法国有个哲学家叫布里丹。据说,他家里养了一头驴,所以每天都要向附近的农民买一堆草料来喂。

有一天,送草的农民不知道碰上了什么好事,竟然多送了一倍的草料来给布里丹。布里丹觉得这当然是件好事,所以就把草料分成均等的两份,这样今天和明天的就都有了。可是,毛驴站在这两堆均等的草料中间,却左右为难了。因为在以前,它只要把草料吃完就好,可这次有两堆,它突然不知道该吃哪一堆好了。于是,毛驴就站在原地左看看右看看,一会比较气味,一会分析颜色,就这么犹豫、纠结、徘徊、为难,毛驴居然就在无所适从中活活饿死了。

毛驴之所以饿死,是因为它左右都不想放弃、事事都想求全,以至于在决策中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于是,人们就把这种现象称为“布里丹毛驴效应”。在金融交易中,布里丹毛驴效应可谓俯拾皆是。大盘在底部时,他不敢买,怕一买就被套牢。套牢之后,他又不敢卖,怕一卖就上涨。卖出后,如果股价走高,他就不敢再买回来了。卖出后,如果股价再次跌回来,他本来是可以做高抛低吸的,可他总盼着能再跌一点。如果真的再跌一点,他又觉得未来还要大跌,还是不敢买。所以为什么散户总是亏钱,就因为散户在底部时总是没有筹码的,他想的东西太多,就是不肯去做,不敢去做。即便他也知道现在就是股市的底部,即便他也知道未来股市会有大行情,但他就是不敢买,因为他不能忍受被套牢之苦,他希望能等股市走好了再买。可等到股市真的走好,指数已经涨了一大波了,这时候他即便买了一点,仓位也非常低,因为他害怕再次回落风险。非得要等股市涨到天上,他的胆子才会大气来,才要重仓。当然,那时候他心里也会有害怕,他害怕错过明天的涨停板,错过十年一遇的大牛市,错过人家暴富而自己不能赚钱的机会……

比较一下昨天的“呆若木鸡”和今天的“布里丹毛驴”,我想读者应该能够感受到在金融交易中成功者之所以成功和失败者之所以失败的缘由了。你要想成功,就不能总盼着事事都舒服,你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更有远见,同时也要承受更多的孤独、压力和风险。尤其在如今这个信息高速流通的时代,如果什么事都要等自己看得清清楚楚了再动手,甚至还要等别人也看得清清楚楚,一致认为你做得对了以后才动手,那真是黄花菜都凉了。对应在股市里,到牛市疯狂期才重仓买股票者,多半就是这种情况。